星期二, 7月 30, 2013

[日本.花卷]從宮澤賢治記念館到世界文化大戰

注意玻璃門上的警告牌,這間記念館會有熊從森林來參觀。


本來來花卷是來逛一個小小的Art Brut美術館るんびにい美術館(這個小展兩位作者都以災後作主題,非常驚訝。我很喜歡水沼久直的作品,用色的想像力真的是非比尋常),沒想到是宮澤賢治老家,大概就像前天逛塩釜長井勝一美術館沒想到會遇到松尾芭蕉的奧之細道。

宮澤賢治紀念館鄰近是一個博物館群,主要分兩區:

一區是花卷市博物館(現在在展北齋漫畫展)和宮澤賢治童話村(應該是遊樂場性的展示學習遊戲空間,我沒空進去看)。

另一區是山上一小片森林包圍著宮澤賢治紀念館宮澤賢治伊哈托夫館。兩個館中間有著森林步道和根據宮澤賢治生前的設計圖打造的兩座花壇。再深入一點,還有新渡戶稻造記念館(這位很早期的世界人、農學家、教育家和台灣很有關係,曾在日治時期來台灣任官,對台灣糖業有重大影響)。
宮澤賢治是一個文藝復興人,涉獵非常廣。記念館內依據生平進行主題展示,包含時代背景、農業、佛教、科學、文學、音樂、手稿、與全世界宮澤研究狀況。伊哈托夫館建築是洗練的現代風,用清水混凝土搭出林中的秘密基地。是宮澤賢治學會依哈諾夫中心大本營。喜歡宮澤賢治的藝術創作與學術研究都集中在此展場,非常討喜,商店很棒。


宮澤賢治對這個從小到老的土地感情很深,加上離開農學校教職之後在礦業公司工作,整個花卷到處都有他的行腳踏察蹤影。從北上川西岸宮澤賢治常常帶學生一起來觀察地理撿拾化石那片暱稱「英國海岸」地河岸算起,整個鄰近區域都是他的足跡。

其實以往知道宮澤賢治和農業有很深的淵源,但在當今重新重視農業的今天,或許可以從完全不一樣的面向重新認識他的思想。他的創作遠遠不僅止於詩和童話,他不但組了羅須地人協會進行私塾性的綜合教育,編輯教材教導農技、文藝思想與世界語,甚至為了組織農夫大家組樂團自己開始學大提琴。

參觀他的展館好像可以讓自己的心變純淨。在那個艱困的時代(宮澤賢治出生那陣子就有非常嚴重的大海嘯,社會貧富差異懸殊,農村極度困苦,而過世時正值二戰前風起雲湧),看他怎麼思考自己,怎麼創造自己的世界又同時和大家站在一起。他好像是洗去鉛華的寶石,是溫柔守護著家園的文藝知識人。看看他,好像才真的理解怎麼樣叫做志氣。

看到宮澤賢治,還有利用/關心宮澤賢治的花卷市,我想到的是為什麼台灣不太強調藝人、文人、藝術家和運動員的出身背景。其實常用日文WIKI的人都會知道,日本各縣市的條目裡面一定會包含在地出身的名人,以在地作為拍攝背景、甚至以在地作為故事背景的文藝小說電影或漫畫作品清單。其實在地觀光是果。是先有這些在地努力的文藝創作者,把對當下世界的感受變成作品。然後在地的人將他承接下來,才有可能變成回饋故鄉的財富。《名偵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剛昌每年為跑步名校的母校選手畫圖加油,松本市在歷經幾十年的忽略之後終於替草間彌生舉辦個展……這些都不是那麼理所當然。這不只是名人故居的保存(台灣不少高不成低不就有點可惜的紀念館),或者造街的噱頭(我想到的是尖石內灣老街的劉興欽),更重要的是融入集體記憶之中。從教養、長輩的敘述、學校課本、商業再利用……慢慢滲透變成一種驕傲。這可能是很慢很慢的鄉土,很慢很慢的認同,但是這趟出來觀察之後,我覺得內容產業其實已經變成一種國際文化戰,背後其實很難迴避流行文化和國族認同影響的交互關係(哈韓就更能推銷韓,哈日就不容易排斥日,哈台就能更能捧紅台)。站在流行文化傾銷的不平等貿易與教養環境下(出版比電影更嚴重),台灣自己的意識會越來越弱,也會越來越沒自信。如果想要養兵對抗,這不僅只是經濟規模的問題,我們好需要好需要準備好好打一仗,好需要好需要更認識更尊重自己。

才在說巧遇,今天巧遇的不僅僅是宮澤賢治,另外竟然被我看到岩手土澤的萬鐵五郎美術館在展「瀧口修造的超現實主義詩畫展」!這位六零年代日本最重要的藝術策展人當年直接和米羅等國既超現實主義即時合作在日本進行活動,對前衛運動有莫大影響,是草間彌生和橫尾忠則等等當代大師的前輩與提攜者。我先前在東京失之交臂(他的絕大部份資料現在收藏在慶應大學ART CENTER的瀧口修造ARCHIVE,但必須事先預約才能瀏覽)。現在被我在岩手撞見,真是太感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