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27, 2013

情侶

本來隔海總覺得Span Art Gallery這種專作奇想、eros和fetish的藝廊很特立獨行,到了銀座逛才發現鄰近都是藝廊區,甚至現在新展把山本タカト和十九世紀末的浮世繪大家月岡芳年(喔喔喔是188X年真貨掛軸啊)放在一起展,更是覺得其來有自一點也不突兀。逛了一下店裡小而精的書櫃區(從丸尾末廣到駕籠真太郎每本都有簽名!)買了相當有趣的現代風俗研究會2005年報《賣藝(興行)》,打了照面約好下周六要和主辦人種村先生作訪談。 

ヴァニラ畫廊搬家,在大街上找不到網路熱點查半天,草間和橫尾書都提過的東京畫廊等空間也都在旁邊,順便繞了繞,正在展一個中國新銳吳強。青碧山水縮在冊頁般的小框框裡面,配個小人,變成當代的斗室情調。說不上喜歡,不過展覽DM選的那張真得很好,光禿禿的枯枝和爬滿苔痕的大石一綜一橫排列出很有趣的幾何情調。展名叫管錐,取其細察之意,放在日本空間情境下格外適合。好不容易終於找到新址,正好遇見在佈展,看來只好過幾天過來採訪Span再拜會了。天色已晚,巷內遇見超便宜食堂被吸進去吃了個雙倍涼麵。聽到隔壁台灣口音,便稀哩呼嚕搭話,一對情侶跟團跑來巷內吃食,悠悠哉哉的五天駕,跟著拉車在東京四處轉悠,什麼都沒看著,連食物也是台灣好吃。銀座的天際線切得亂七八糟,東京的响晚無甚希罕,男子說別提什麼天空樹,自己住台北那麼久,101都沒上去過。回程和朋友碰面,走在小屋夾道的都內小河畔,水聲彷彿感染爽利的情緒,一切都清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