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9, 2013

發呆公民權

台灣人現在的處境就是這樣的心情


我對時間掌控自由度非常計較。

當了SOHO這麼多年,真正在意的,其實是生活花多少時間工作賺錢的投資報酬率,以及隨之帶來的生活品質。記得以前和朋友討論過,其實西方國家能夠有那麼多的公共參與,和他們的社會福利給予他們足夠多的空閒時間有關係。你有多餘的時間不用為工作操煩,不用天天擔憂生存或者為了未知的未來做準備,所以你有餘力當更多志工,關心更多公共事務,甚至參與抗爭。

一旦你太忙,求生存到自顧不暇,那談什麼公共都是奢侈。

而這正是台灣現在的統治手段。讓你忙到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