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03, 2016

[UX postcard] 如何到IT室請領一台電腦?



跨進小小的IT 辦公室,眼鏡娘和理科男正歡樂爭論先前員工交接的電腦放在哪。

剃著一顆三分頭的大個兒瞧我一直站著,大手大腳拖了張椅子過來:「坐,坐一會,一會就完了。」

這下真的完了。小小的辦公室裡每個人都接起電話。

「你要連絡IT部要一個密碼。」一個NPC湊到我身旁播了電話,刺蝟頭,小鬍子,仔細一瞧彷彿是個永恆的技客青少年。

我愣愣提問:「這個密碼是要連線用的嗎?」

「你要先打給IT中心問他們開通一個entry code的連結寄給你的manager叫manager轉寄給你你才能下載安裝MAC的程序包。」在我還完全聽不懂的時候,香港嗓音已經在電話擴音線上,我連忙搭話,但是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問什麼。

「你用什麼電腦?」一團混亂當中,右邊是電話擴音的香港IT客服,左邊眼鏡娘又趁亂問我。我張大嘴巴定格,感覺世界暫停了三秒鐘。在這三秒之間,我的腦中閃現走馬燈的景象。根據先前經驗,公司配的電腦可能是地雷,用了可能有殘廢的危險,其實我還是覺得用自己的電腦比較熟絡,第一反應就怯生生說:「我用的是MacAir。」

時間開始運轉。

「那你可以用自己的啊,我們也是Air。你用哪個型號?公司是256G的。」考慮到跨國企業總是充滿機密,我當然不能直接說我想用自己的電腦囉!於是我只好靦腆表示:「我用的是128。」同時一手接過眼鏡娘的電腦,哇!是13吋的全新Air!於是我只好再度靦腆表示:「用公司電腦也不錯啦。」

香港嗓音交代密碼已經寄出,我慌忙掛上電話,又打了一通給我的manager。早上跟他通完話之後改用微信,但是事態緊急我想趕快脫身,就播了手機。我感覺自己已經儀錶故障快要進入失聯的宇宙,謝天謝地,2:59分,休士頓有了回應。「我現在正在寄。」遠在天邊的manager說。直到現在,我都還搞不清楚他人在中國哪個角落。不過不管怎麼說,有了密碼就可以安裝,安裝完今天就可以進入下一階段,HR已經整理好今天所有行程的聯繫清單和對口電話滿滿正反兩面A4,一格一格打勾就對了。

我打開手機VPN,等著緩慢的gmail讀取reload再reload。manager既然寄了,不是應該收到了嗎?我開始感到焦慮,心想或許手機網絡慢,中國的4G常常受到太陽風暴影響,連線快慢翻牆與否都要擲骰子決定。這種性命關頭,我怎麼可以敗在手機網路上呢?我現在才在第五關,翻開A4背面還有12關呢!這時我已經打開陪伴我征戰世界3年已然繞地球一圈的mac air,準備奪過IT準備已久的cable線上網收信,但IT勸我最好不要用自己電腦,可能會有安全隱慮。

原本我以為這個密碼是為了公司內網連線,結果一插上cable,咦?就上線了!

「可是公司配的新電腦沒有VPN,我根本不能上gmail啊!」我循循善誘,勸告IT我只是想要打開自己電腦,OK,只是收一封信,公司不會爆炸,OK?

打開信箱還是沒看到信。這時只好回歸老路,微信請教manager,一開app才發現manager把密碼貼在微信!剛剛不是說要用寄的嗎,我的媽呀。

密碼到手之後一切終於開始步入正軌,IT開始下載MAC設定插件。原來這個密碼是安裝公司專用企業軟體用的,必須湊齊七顆龍珠才能打開!當然不是,是要等我的門禁卡發佈,有了員工編號,搭上遠端發佈給manager的密碼,我才能夠安裝MAC版的公司內部郵箱、公司wifi連結app等等神秘裝備。

安裝等待時間長得足以讓我寫完這篇文章的草稿。這時我看到早上與我一同簽約到職,名號讓人感受父母對於中華千年文化的熱愛,那位修長一身灰黑襯衫西褲的認知分析顧問翩翩走了進來。他接過一台Windows介面、聯想製造、相襯身形黑色洗鍊的Thikpad,跟我揮手掰掰。然後掉頭就走。

Oh No!

「PC可以預先安裝,但Mac要安裝插件,需要走過前面那些流程才有辦法現場安裝。」理科男敲著鍵盤同時更新三部電腦,聲音幽幽傳來。

不論如何,兩個多小時之後,我終於搞定了所有安裝程序。回想一路從offer之後的入職流程,深深感到服務設計的偉大,不過這是另外一個故事。而我明天還有時間繼續寫。為什麼呢?因為神秘的,行蹤成謎的manager在電話中告訴我說現在項目還沒有確定,反正我也才剛到職幾天,不如在家好好學習,瞭解一下公司。於是我只好好好研讀份量驚人的公司到職網頁,順便研究一下最近IBM和IDEO開設的MOOC課,一邊繼續死嗑Donnald Norman也大推,Alan Cooper的About Face,還有身後這趟回台扛來20公斤重的《走兩岸鋼索》、《Google模式》、《博士熱愛的算式》、《消失中的江城》、《搶神大作戰》、《受困的思想》⋯⋯然後在家坐領乾薪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