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23, 2014

多工進行

長年來一直以自己的多工處理為傲,同時手上三個案子又去上課又跑社會議題又支援朋友表演⋯⋯貪心有之,失敗者有之,淺嘗輒止有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人生不過如此。

但是最近開始覺得不行了。

或許回國倦意尚未消退。近日見人,敏感些或機車些的前輩朋友就會直接說:施主你印堂發黑。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不太乾淨沒有型,成為路人甲乙缺乏存在感,這都好說,但是倦意蔓延到腦袋運作遲緩,不禁讓人皺眉頭。

該從哪裡說起呢?從陪伴夥伴清晨七點起大早去看廟會點兵,腦袋空白一片,卻在閒聊中被人文攝影的新銳強者點醒?從召集大家討論年度方針,興致盎然提案,輾轉話題發現自己基本溝通紮根做得太少?

內化很重要。內化需要時間。就像盧姐說的,我也相信一切都不會白費,只是偶而忍不住埋怨自己不夠聰明。

一定是寫得太少。趁著專欄起步,我要好好做我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