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04, 2012

[譯]田村隆一,〈沒有話語的世界.歸途〉工作筆記

全詩請看這裡


  1 一句斃命


  〈歸途〉這首詩最難翻譯的其實是第一句。它是口語,是一句獨立的話,就像格言,或者像引言一樣,讓人想要替它前後加引號。而且因為後面出現第二次節奏覆唱,翻譯解讀的方式會影響整首詩的詩意。非常恐怖。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還原成標準日語該是: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言葉なんか = 語言這玩意/說什麼語言不語言( なんか 帶著無足輕重輕佻隨意的口語語調)

  這句沒問題,但是 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就難了,會出現歧意。おぼえるの的「の」把這個句子名詞化,這裡出現一個詮釋的轉折。這時名堂就來了。



  2 斷句機關


  [pattern A]

  我們把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去掉口語,寫成更書面體,句子會是:

言葉を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把なんか轉成を)

  言葉を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的 の 是動詞子句名詞化,在這裡指稱的是前面「言葉をおぼえる(學習語言/學會語言/記得語言)」這件事情,ではなかった是過去否定,
  所以是:(我)沒學過語言/不記得語言。
  自此可理解成:我不會說話,但是我真實在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這時候我們再把先前口語感的なんか等等配件還原回去,句子增加強調感,
  會變成:語言這玩意(我)沒學過/語言這玩意(我)不會。
  延伸更通順可翻成:語言我實在不會。
  回到原句口語腔調的話,就是:說話我實在不會。



  [pattern B]

  可是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其實可以用另一種方法斷句解釋,加個逗點變成: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のではなかった

  這時候我就吐血了,究竟 の 指的是:

A.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 の ではなかった(前面pattern A的翻譯, の 指的是學習語言/學會語言/記得語言這整件事)

  還是

B.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 の ではなかった( の 單指學習/學會/記得,和前面語言這玩意這句話斷開, の 變成有一點 もの 的意味在)

  如果是B,就可以把句子轉成: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ものではなかった( ものではなかった 會變成另一種強調語尾,帶有「不該」的意思)

  直譯翻成中文就是:語言這玩意不該學/語言不是用來學的/語言不是用來記的。

  中國版園子溫《戀之罪》字幕引用詩句就是這樣解讀
  翻成:言語之物 無須記取(比較書面體,沒用口語感)

  台灣前景娛樂放映的版本也是這樣解讀。
  翻成:早不該去記取字語(用「早」去翻譯強調的語氣,不過個人覺得中文實在沒有「字語」這種用法)

  從這個解讀出發,我會翻成:語言實在不用學。



  3 湊湊看


  這時候就出現中文化翻譯選字的關鍵了。

  [詮釋1]採用pattern A,保留原字原句語序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 語言這玩意我不會

  [詮釋2]採用pattern A,保留口語感和原句語序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 說話我實在不會

  [詮釋3]採用pattern B,保留原字原句語序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 語言實在不用學

  我個人最後選擇的關鍵,在於這句在全詩中節奏覆唱兩次,後面還有接句子。考慮到文氣,我們必須選一句在第一段和最後一段都適用的翻法。本詩最後一段,其實包含一個反諷的反義,詩是這樣寫的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OOOOOOO
日本語とほのすこしの外国語をおぼえたおかげで  多虧我懂日語還有非常微薄的外文
ぼくはあなたの涙のなかに立ちどまる       我才在你淚中駐足
ぼくはきみの血のなかにたったひとりで帰ってくる 才在汝血中孑然踏上歸途

  配上[詮釋1][詮釋2]說自己實在不會說話,又說多虧自己懂日語和外文,會有牛頭不對馬嘴的感覺。因此最後選擇[詮釋3]的翻法。
  然而這樣翻譯之後,覺得反諷還是不夠明顯。最後一段之所以反諷,是在對比第三段:

あなたのやさしい眼のなかにある涙    淚珠在你溫柔眼底
きみの沈黙の舌からおちてくる痛苦    痛苦自汝沉默之舌墜落
ぼくたちの世界にもし言葉がなかったら  我們的世界如果沒有話語
ぼくはただそれを眺めて立ち去るだろう  我應該觀望一下就走了吧

  如果我不懂語言,我可以觀望一下就走了,但是現在「多虧」我懂日語還有非常微薄的外文,害我走不了了!
  先前將 立ちどまる 翻成「駐足」,是想要取走到這裡就停下來的意思。但是感覺太中性,連起來看完全沒有走不了那種埋怨、負面或無奈的語感。我想或許可以加重一點點語氣,變成「踟躕」,但是踟躕好像是在當地徘徊走來走去也不對,原句的意思應該是作者被絆住黏住糾纏住,被迫停頓了。
  最後一句也有問題。 たったひとりで 翻譯成「孑然」雖然孤獨,但是感覺有點耍帥。照詩意來看,停下來,或者獨自歸去,應該是不情不願的,該是「形單影隻」、「孤身一人」的意象。而 帰ってくる 其實是越走越近「歸來」的感覺,就像被淚困住那樣,也不得不被血困住,像是「孤身一人被汝的血收服」。原本翻成「踏上歸途」感覺反而越走越遠了。
  重新想想,補上後兩句的語氣意涵改成:

言葉なんかおぼえるんじゃなかった        語言實在不用學
日本語とほのすこしの外国語をおぼえたおかげで  多虧我懂日語還有非常微薄的外文
ぼくはあなたの涙のなかに立ちどまる       才會被你眼淚絆住
ぼくはきみの血のなかにたったひとりで帰ってくる 才會在汝血中孤身一人走回頭路

全詩請看這裡


*2013補記

  前陣子覺得譯詩即使意譯,用字也還是應該不要跳太多,所以最後一句想到新譯法:

  ぼくはきみの血のなかにたったひとりで帰ってくる  才會在汝血中孤身一人走回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