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0, 2016

[中國.廣州]一起開工社區


入口藏身在兩棟大樓的防火巷最深處,但是裡面別有洞天



這幾天在葉問和黃飛鴻老家出差,有幸偷空到廣州走走。廣州氣候和情調非常像台灣,很有活力也很有歷史感。老城區綠意盎然非常討人喜歡,是目前前往四個中國城市中最讓我感到親切的地方。

今天透過同事引介,前來和中國南方關心社區營造/共創空間/社會創新的組織「一起開工」的創辦人之一Fido小聚,也一併認識了一票周邊圈子,包含做食農教育,以米出發關注城鄉發展和環境教育的「天地人禾」合夥人Linda,還有社會企業「多揹一公斤」現在散處不同產業的前員工。間接做了小訪和觀察。

外面街口可以看到「息息相關」計畫設立的路牌。透過和在地區委會(類似台灣的社區發展協會/里層級的基層市民半公務員組織)合作,一起開工透過民眾參與是設計建立10幾個街區觸點,慢慢發展舊城區的活動經營基礎設施。專案本身其實完全無法賺錢,但是開始累積案例樣本,可以往下繼續深化合作,並且和在地行政單位建立長久關係。接下來他們也開始思考跨出廣州,到上海發展相關的公共空間計畫



紙做的prototype



1F大型開放活動空間平常是co-working space,目前是以一年一人365元人民幣(台幣一天5元,一年約1800元)事實上一起開工反覆試錯尋找各種經營模式,這並不是最主要的營收






二維碼和不同渠道的開放性

共同創辦人Fido,也是不錯的設計師



2F 開始是進駐固定辦公室的新創公司區

2F 大會議間

社會創新媒體Bottle Dream辦公室
從秘密隔間向下望

3F 是一起開工最初經營的起點


4F 公共廚房進駐的小組接下來要開始發展社區用餐、私廚與食物設計教育的相關服務

4F 空中庭園


「一起開工」發展近三年,起初受益於投資人挹注,改造舊廠房3、4樓,發展到租下整座廠房1-4樓。近一年已經擴張到可以讓30個員工損益兩平,而且意識到co-working space在中國水土不服、在地政府盲目推廣創業、地產和二房東經營模式的後遺症和非永續性等等狀況,開始和許多在地產業與政府單位合作專案。

共同創辦人Fido自己另有一個經營多年由各國華人志工共筆,關注社會創新的新媒體平台Bottle Dream,今年成立公司以四人團隊緩步前進,籌辦夏天「瓶行宇宙」大會,將會邀約可以喝的書發明者Theresa Dankovich、紐約遊民義剪師Mark Bustos以及中、港、台一些小小的力量一起在廣州圖書館發聲。

在這些場子看到少少的人怎麼經營茁壯,直覺在想的,其實是台灣同輩或更年輕的世代的機會與際遇。假使我們真能有些資源,我們會怎麼行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