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30, 2014

兩年來的體驗



去年盧大前輩老是吐我槽,我想了一年,好像比較能清楚說明自己的感覺。

關於接近自己,我覺得這兩年好像什麼東西打開,指的是:

  1. 我感覺自己有在進步,相對於過去經常覺得自己工作多半瞎忙沒有辦法累積,差異非常明顯
  2. 我感覺自己有增加自信,對一些價值更堅定,不僅只是書上讀過,而是比對遭遇的人和事之後確定自己不可退讓的原則
  3. 我感覺自己有更大膽,可以也必須創造從來沒見過的方法,和沒聽過的對象接觸,並且把機會拓張到無限遠,因為台灣總是先談限制而不談目標
  4. 我感覺自己更沒有羈絆,也更不受家庭與社會的鬼魅糾纏,如果我願意接觸它們,是因為我想溫柔對待他們,我會叫自己更有耐心
  5. 我感覺自己的本能,我更相信直覺,而且我能夠分辨什麼是衝動,將它擱置下來慢慢觀察
  6. 我感覺自己控制情緒和求生應變性更好,面對痛苦和折磨,我會更冷靜

我很疲倦,生活乏善可陳,甚至談不上旅行體驗,只剩下一些渺小的細節,但細節十足珍貴。

我發現生活越方便越缺少細節,因為可以輕鬆方便套用機械化的成規。在這個意義上,台灣的便利性或許同時也是抹消思考的斷頭台。



關於接近身體,這趟也有很多體悟。

以前跑步游泳打太極練京劇武功對我來說像是靜坐一樣,是一種利用激烈疲勞洗去無意義細節的過程,整個人好像硬碟清掉不必要的檔案運作更快更集中。

另一方面,是我總是過度用腦,其實做菜打掃對我來說是一種勞動的補償。人必須手腦併用,才有辦法交互擴充,有點像是腳踏車只踩一邊踏板會很難前進。有時候我甚至很想學陶藝做木工或者任何動手的操作。

在另一個層次來說,身體經驗有點像是眼見為憑,就像很多人講雕塑要用摸的,建築要去現場,或者大師身教一樣
單單看書沒有用,經歷過這件事情本身會有經歷過的效果。

回到工作或商業的領域。這趟看到真正劇場出身的人開辦體驗設計公司帶領跨國公司主管做員工訓練;看到舞者和健身教練出身的人引導大家感受空間中所有的人一起行動,感官更敏銳,進而推展到鍛鍊領導能力和同理心⋯⋯根據一些受訪者說法,劇場在商業界其實已經有很多應用,這對我身為劇場人來說真是目瞪口呆前所未見。

但是套回前面身體的理路,就覺得一切有其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