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3, 2013

[台灣.白沙屯]人類擁有雙層床基因!──白沙屯香客大樓


[原載於BIOS MONTHLY x 小日子旅遊特刊]

如果基因決定人類最根本的本能,那基因裡面一定記錄著上下鋪雙層床。這個時代沒有樹屋沒有岩洞沒有大冒險,我們需要雙層床。它有上下兩層,瀰漫自然空間的野趣,激發演化自猿猴的攀爬本能,有的,甚至還附設溜滑梯,增添精神刺激更是亂來。雙層床是原始人的戰鬥基地,是人類進化之前的故鄉,所以兒童要睡(喔!他們是永遠的活化石,充分展現茹毛飲血時代的性格)、學生要睡(現代宿舍的空間原型根本就是石窟,可惜現在不流行修道)、軍人也要睡(想必居住在這樣的環境會增進鬥志,難怪監獄或精神病院不提供上下鋪)。生性懶散如我,每每躺上雙層床,都會接收到一種電腦超頻植物施肥或者吃到偉哥的宇宙能量,讓人感到非常困擾。多年之後,當我橫越亞洲倒在各式各樣的火車臥鋪上,都會想起當年媽祖遶境睡在香客大樓的那個夜晚。

香客大樓本來就有石窟屬性,每每讓我想起敦煌千佛洞(雖然媽祖是道教)。鄰床阿桑洗了路上供養的番石榴,四面八方就會探出一千隻手撈去吃。床與床中間距離不到一公尺,上下鋪又各有床友,這種集團性的格局極其市井,逃也逃不掉。遊走天涯,本該孑然一身,但是一進到雙層床的空間,就會馬上變成大雜院。不只是機能和格局引發人類千萬年來的空間本能,睡在裡面的人,看起來好像也會多添幾分神性。摳腳的有飛天之姿,打呼的有喇嘛誦經之勢。以現代六度分隔理論搭配因緣和合來看,今生鄰床同寢一室也是緣定三生,說不定一聊對方的表哥的鄰居就是立法院長的好兄弟。神還沒拜,喬事情就定三分,讓人不得不感嘆佛海無邊。我本生性善良,無行旅之志,奈何一覺得此漂泊之災,雙層床之力豈能小覷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