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04, 2013

[日本.鹿兒島]LITTLE ASIA

昨天住到這趟旅行第二便宜的住宿(上一次是家徒四壁的大阪單人間),是間名為LITLE ASIA的青旅。這個名字不知為何讓我想起泡沫經濟年代那些陰暗日本作品呈現的角落,譬如《燕尾蝶》,譬如《寄物櫃的嬰孩們》,又或者是三池崇史……

日本背包旅館和全世界背包旅館有一點很不同的地方是,有機會遇到很多打零工的小夥子、中年人或獨居的老先生。身在趕工的狀態,在旁聽著他們聊最近找工作,聊著喝酒,很想加入話題又自顧不暇,總覺得可惜。若是專心和這些和洋人、旅行者和窮學生混居在一起的打工族們聊天搏感情聽聽人生故事做人類學調查,一定也是非常有趣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