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03, 2013

[日本]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本日照片很無聊,請勿拍打螢幕)

文化廳的歐吉桑一定覺得我很瞎。今天有點脫線,說話完全不輪轉,結結巴巴到讓年輕的日本哥哥都忍不住用很日本腔的英文跟我重複單字,企業,音德斯土力。最後離開前,歐吉桑課長談到從前作電影相關業務現在轉作新媒體藝術祭,不經意脫口說:唉呀現在合作的對象都年輕多了。對呀,一般等到有機會當上商業片導演,沒賠半條命,也都該憔悴了。


看!這就是文化廳的電梯!看日本多麼有文化!

竹書房有高人陪伴,狀況更糟,錄音筆在跑,但是感覺好像解讀率跟著電源一起下滑。耶多這樣好嗎?對面的叔叔和阿姨看起來雖然很像隔壁鄰居,但是坐在那裡的可是兩位副總編和董事本部長喲。狼狽之餘的曙光大概在於高人與竹書房關係良好,所以整個聊天就是很開,聊到他們自己都可以歡樂聊起來,這是什麼美妙的世界,簡直就像希臘喜劇奇蹟神助有人從天而降幫我採訪啦!(話說竹書房整棟大樓一直給我一種要搭長途客運吃便當的感覺,這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賣便當?)

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我可能要花未來另外一天來好好研究我今天下午進入黑洞的時間基於相對論究竟停止在光速的哪一秒。啊!這個世界多殘酷!神智迷濛之間,聽到目前為止日本竟然有漫畫雜誌可以賺到錢,猜猜什麼雜誌這麼強,喔喔喔,這真是,這,這個簡直,唉呀好像也很理所當然,不過真的是這樣嗎,然而除了這個之外竹書房所有漫畫雜誌都是虧錢的啦。登登,你猜到了嗎。

話說到的時候在大廳竟然見到日本重要拉子漫畫家竹內小姐,第二天和想見的漫畫家交換名片,最近可能身上有什麼吸引作家的荷爾蒙費洛蒙檸檬同盟迷迷萌萌。這個禮拜都不要洗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