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0, 2012

原則

長期旅行最怪異的副作用是缺乏運動
身體告訴我它有它的原則
幾點上工可談(我還是可以保留8.9點起床的習慣)
但是腰酸背痛,體力不支恕不退換
這些不是怪罪的藉口
但我確實經常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

晚上和虹君討論議題的漫畫
不知為何針鋒相對起來
我知道我是對一種犬儒事不關己的虛無態度感到生氣
是說關心又怎樣?世界也不會因此改變
知道有人受到不公不義對待,知道有人為了信念自焚
世界也不會因此更關己一些,借借自己怒氣的東風把混蛋吹走
但是我還是很笨的生氣,彷彿堅持變成某種政治正確
即使我知道虹君原本就積極充滿正義感和國際觀
根本不值得我多費唇舌

我為什麼會覺得不對勁?
這時候原則像本能
可是仔細想想,這究竟是良心的本能?還是衝突的本能?

午夜2:49,聽見清脆的欄杆打擊樂
哪位不甘心周日即將結束的人詩興大發變成音樂家?
基於聲音藝術愛好者的原則
演奏時間不到3分鐘,感覺有點寂寞

見到心動的文字
永遠都能廢寢忘食
這時候禮尚往來的原則一定會趁機舉手
較勁苦思,反復揣摩
像是學會什麼特技動作急著表現的小學生
明明不這樣做人家也可以和你做朋友或不和你做朋友
這時候才發現原則是換帖死忠
自己一直緊緊握著它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