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02, 2012

[譯]玉英堂寺山修司留言

照片刊載於ゆらゆら台湾,感謝Lung Ken,大家可以去看他很棒的朝聖(?)之旅。



  敞開胸膛
   望著海上的煙火回家
  孤獨的鑰匙
   插入發出聲響
        寺山修司



  胸にひらく
   海の花火を
     みてかえり
  ひとりの鍵を
   音をたてて挿す
       寺山修司




  玉英堂寺山留言第一句音步近似俳句(依序是675),第二句是(78)。
  翻譯清爽的俳句和現代詩與翻譯和歌不同,不該用古雅的文言體,反而該像喝水一樣盡可能輕淺流暢。
  本詩機關之一在於 ひとりの鍵 ,不是 ひとつの鍵 !這個字是詩眼,敞開胸膛望著煙火回家原本看起來很瀟灑,可是孤獨一出現,耍帥馬上破功,洩漏出詩人真正的心情。這時候,敞開胸膛看煙火就變成宅男的遣悲懷了(煙火底下必有去死去死情侶)。
  聽得見鑰匙的聲響,代表家裡沒人,街口沒人,整棟房子悄然無聲。
  如果他看不下去提早回家,鑰匙的聲響,是否能勝過煙火爆炸?
  當孤獨的鑰匙發出聲響,下一秒,宅男寺山必定會望見他孤獨的房間、孤獨的書桌、孤獨的筆電稿紙、和孤獨的工作等著他。

  啊!這時候真該來一杯啊!